间歇性热情

即兴判断

予糖,摘星(三)

『想要更多的靠近,但却傲气得不愿放下姿态』

修整了两天时间,孟美岐和张紫宁就拖着行李去机场和剧组集合。

孟美岐下车时看了张紫宁一眼,“下机时那边有雨。”

张紫宁下到一半回头看她,双目浑圆,“你不早说?我全带的新鞋!”

孟美岐把她推下车,走下来,不紧不慢道:“刚想起来。”

没等张紫宁敖嘴,孟美岐就走进了机场,张紫宁看她故意快步,赶紧拉上箱子追上去。

简单的会面,孟美岐问了好就再没说话,视线一直落在张紫宁身上,准确来说,是落在正和张紫宁谈笑风生的吴宣仪身上。

金发随意地散在身后,眸子淡淡的,在光下变得很柔和,镜头也给到孟美岐。

够G.T.的粉丝嗨一阵了。

吴宣仪似乎注意到了什么,...

予糖,摘星「二」

断断续续地写真痛苦👾
『那么多年以后,我还是以为你独属于我』

“呼——”狭长的眸子懒散地睁开,似乎是不习惯这阳光,孟美岐伸手捂住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坐了一会儿,孟美岐掀开被子走进洗手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那双眸子深邃如海,冷若玄冰。

不近人间烟火。

思绪转辗到昨日,赖美云拿着手机兴奋地跟自己分享,屏幕里的那个女孩子,她猫儿般的笑眼,整个人都是七彩色的。

“吴,宣,仪。”孟美岐看着从水龙头里喷涌而出的水,一字一句认真温柔地吐出那个女孩的名字。

修长的手指触起一捧清水,滑落了一池似水的记忆……

“队长,我们干嘛要回国?”张紫宁靠在飞机的座椅上,嘴里叼一个棒棒糖看着窗外正在极速靠近...

予糖,摘星「一」

『与万物的初次相遇,我都显得那么悲伤

只愿从今往后,我珍惜的,别失去地那么快』

一声婴儿的哭声撕破这浑浊的黑夜,黎明的曙光紧接着降临。

孟美岐出生了。

却没有人为这个刚出生的孩子感到欢喜,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中,无论是虚伪的,还是真心的。

孟美岐被弃置一旁,无人关注。

小小的孩子哭声渐弱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似乎领会了什么,她的出生,是错误的……

妈妈,因为她陷入了长眠……

爸爸的哭声在耳旁愈发巨大,孟美岐再不闹了。

天才刚刚蒙蒙亮,孟美岐从床上翻身起来快速穿好衣物,五岁的她身上没有平常孩子该有的娇惯。

踩着步子小跑出了家门,孟美岐到后山坡给家里的羊割草,光着脚丫子“啪塔啪塔”...

我对美宣的尊敬

体现在

我上厕所

从来不刷她们的信息

H·赧然的贼(番外)

『美宣』『紫语』『越涵』『傅笛』后代均有涉及
文风不成熟,文笔有点糟,脑洞有点懒
我嘞个亲娘啊,写完以后被感觉自己智力低下幼稚不成熟了→_→你们的番外←_←
另附:这是个脑残东东啊@( ̄- ̄)@
///////
大家好,我的名字是孟逸然。

可能初次见面的朋友会觉得我的名字像个男孩,并且问一句我是谁。

那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我就是那个刚出生就被老爸嫌弃的楚楚!

是的,我记得。

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记得。

可我就是记得。

今天是我六岁的生日,我邀请了我的好朋友兼好闺蜜张喻馨,和我那隔壁傅叔的女儿傅嫣然。

可是,我那个刚出生不成气候的小妹妹现在赖在我爸爸的怀里,还抱着我妈妈的脖子,让我完全没有容身之...

H·赧然的贼、完结(十)

『非原创』
“你知道你每一句话都是在把我往外推吗?”_

刘人语看着巨大的屏幕,脚下忽然发软,疯了似的去翻找自己的衣服口袋,那里有一个破开的口子……

……

刘人语走到后台,此刻吴宣仪正在舞台上演出,张紫宁在下面看着,只要这个u盘插进了电脑里,那么吴宣仪在张紫宁心中的印象就会全盘颠覆,那时候,她所爱的人就会回头看看她了。

可是,握着u盘的手却在轻轻地颤抖着,刘人语开始自我质疑,这样做无疑会毁了吴宣仪的一生,甚至可能会出事……

犹豫了起来……

在美国的时候,因为身体不适,张紫宁无法来照顾自己,姐姐就让表姐来照顾自己,那时候吴宣仪其实对她挺好的。

发烧的时候,吴宣仪还为了满足她的需求,去...

H·赧然的贼(九)

『非原创』
那些人的嘴脸带着浓浓的鄙视和不屑……_

吴宣仪无语地看着孟美岐端来的汤,“这汤……”

“yamy熬的,她说对孕妇好。”孟美岐点点头,便是赞同。

这锅大混沌,果然,孟美岐是做不出来的!

十全大补汤……

“我老爸天天送这个来,我都快喝吐了……”吴宣仪苦着脸,惨兮兮地看着孟美岐,渴望获得恩准。

孟美岐板起脸来,“天天吃紫菜怎么不见你吃吐?快喝了,对身体好。”

你见过哪个孕妇,怀孕前一百斤,生娃后还是一百斤的?

正常吗?

“……”

吴宣仪从来没觉得孟美岐话多过……可是自从昨晚以后,吴宣仪觉得,这人不仅话多,而且毒舌!

被一双赤果果的眼睛盯着喝完了这碗汤,孟美岐才把东西...

H·赧然的贼(八)

『非原创』
本姑娘才刚意外出生,就被老爸嫌弃了……_

当你快要失去一个人的时候,你才会懂得什么叫不舍。

当你已经失去一个人的时候,你才会懂得什么叫难得。

一场狼与猎人的角逐下,是不可能双赢的,但并不意味着,不可能背对背坐下来相互舔舐伤口。

孟美岐火急火燎地赶到的时候,长廊的座椅上只有一个自责懊恼的父亲吴正南。

孟美岐一把拉起他的领口,想也没多想,一拳头就随之落了下去。

吴正南被打得发昏,但却看见了孟美岐近在咫尺发红的眼眶。

“她要是有半分损伤,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
吴正南心里亦没有半分好受,“不用你说,她是我女儿,我都不会放过我自己!”

“你呢?你什么身份来指责我!丢下人语来的...

H·赧然的贼(七)

『非原创』
“别叫我爸!我没你这么个孽障女儿!”_

孟美岐又下厨了,最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越看她,心里就越是欢喜。

吴宣仪叹气,该不是得什么心理疾病,爱被虐吧?

这一念头一起,吴宣仪就打了个寒颤……

以至于后来从吃饭到休息,只要孟美岐开口说话,吴宣仪就要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反而孟美岐今天出其地温柔,虽然一如既往的话少,但却对吴宣仪的其它行为都无比包容,以至于吴宣仪恍惚间觉得她们又回到了十九楼的时候。

甩掉这刹那的错觉,吴宣仪再看孟美岐,对方也看着她。

孟美岐抿嘴一笑,冰冷的弧度柔和起来,吴宣仪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“砰砰砰”地跳……

面染红晕,吴宣仪赶紧埋下头去吃饭。

而把这...

H·赧然的贼(六)

『非原创』
“为什么把我电话拉黑?”_

吴宣仪正和张紫宁吃着饭,忽然门被推开了,三人对望,尴尬落了一地。

刘人语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,“张紫宁!你忘了你以前和我说过什么了吗!”

吴宣仪看向张紫宁,想起来那天人语忽然冲出了病房,现在又如此愤怒,瞬间明白了什么。

“嗯……人语,我还有点事先走了。”吴宣仪觉得自己还是尽快离开战场的好,“张医生,这次谢谢你请客了。”

飞也似地逃离,包房里只剩了满腔怒火的刘人语和扶额皱眉的张紫宁。

想起来年少时的诺言,她的确是快忘了……

“张紫宁,我把你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上,你说的每一个诺言我都相信,可你呢?你就不能在你的美人堆里抽出一眼来看看我?”刘人语眼...

© 间歇性热情 | Powered by LOFTER